English  |  正體中文  |  简体中文  |  全文筆數/總筆數 : 75046/106105 (71%)
造訪人次 : 19443530      線上人數 : 325
RC Version 6.0 © Powered By DSPACE, MIT. Enhanced by NTU Library IR team.
搜尋範圍 查詢小技巧:
  • 您可在西文檢索詞彙前後加上"雙引號",以獲取較精準的檢索結果
  • 若欲以作者姓名搜尋,建議至進階搜尋限定作者欄位,可獲得較完整資料
  • 進階搜尋
    政大機構典藏 > 政大學報 > 第76期 > 期刊論文 >  Item 140.119/103213
    請使用永久網址來引用或連結此文件: http://nccur.lib.nccu.edu.tw/handle/140.119/103213


    題名: 「自決」之思辨
    其他題名: Reflections on ";Self-Determination"
    作者: 張亞中
    Chang, Ya-Chung
    貢獻者: 外交所
    日期: 1998-05
    上傳時間: 2016-10-24 17:14:57 (UTC+8)
    摘要: 本文認為,自決的基礎是自我認同(self identity),可由後天性的教育或宣導可成。因此民族、種族、語言、宗教、住民等都有可能成為行使自決的主體。而驅使自決的動力,往往是來自於集團的各種不同利益考量,它經常是被精英份子所創造出來的。在實踐上,自決追求的是一個屬於「我們自已」的社會,在政治形式上是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因而這個社會或是國家是否好壞,並非最首要的考量,因此很難以客觀的利害分析來評斷,或主張,或勸阻自決的行使。由於自決在行使時,往往是對現有的憲法或國家存在的正當性挑戰,因此它與自治的範疇與意義不同,後者是不能超越憲法的界限。二十世紀的發展,已使得自決權廣被國際組織接受為人民的基本權利,但在實際國際政治或國內政治運作上,自決權並未被接受為基本權利。若強行行使自決權,其結果很可能是國家陷入動亂。由於自決權的行使,代表著「自我認同」的重新確認,自決權係由人民集體行使,個人的意志必須臣服於集體的意志。對多數的自我重新認同者而言,自決當然是道德而且合理的行為,但是對於那些被迫改變者而言,他們只是被合法的多數暴力屈服了,他們被迫改變他們的自我認同。
    關聯: 國立政治大學學報,76,189-201
    資料類型: article
    顯示於類別:[第76期] 期刊論文

    文件中的檔案:

    檔案 描述 大小格式瀏覽次數
    76-189.pdf1191KbAdobe PDF212檢視/開啟


    在政大典藏中所有的資料項目都受到原著作權保護.


    社群 sharing

    著作權政策宣告
    1.本網站之數位內容為國立政治大學所收錄之機構典藏,無償提供學術研究與公眾教育等公益性使用,惟仍請適度,合理使用本網站之內容,以尊重著作權人之權益。商業上之利用,則請先取得著作權人之授權。
    2.本網站之製作,已盡力防止侵害著作權人之權益,如仍發現本網站之數位內容有侵害著作權人權益情事者,請權利人通知本網站維護人員(nccur@nccu.edu.tw),維護人員將立即採取移除該數位著作等補救措施。
    DSpace Software Copyright © 2002-2004  MIT &  Hewlett-Packard  /   Enhanced by   NTU Library IR team Copyright ©   - 回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