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  正體中文  |  简体中文  |  Items with full text/Total items : 86540/115249 (75%)
Visitors : 23176235      Online Users : 370
RC Version 6.0 © Powered By DSPACE, MIT. Enhanced by NTU Library IR team.
Scope Tips:
  • please add "double quotation mark" for query phrases to get precise results
  • please goto advance search for comprehansive author search
  • Adv. Search
    HomeLoginUploadHelpAboutAdminister Goto mobile version
    Please use this identifier to cite or link to this item: http://nccur.lib.nccu.edu.tw/handle/140.119/119055


    Title: 「絲綢之路經濟帶」與「歐亞經濟聯盟」的對接及其對中俄關係之影響
    The Connection of the Silk Road Economic Belt and the Eurasian Economic Union and its Influence on Sino-Russian Relations
    Authors: 劉瑋婷
    Liu, Wei-Ting
    Contributors: 郭武平
    劉瑋婷
    Liu, Wei-Ting
    Keywords: 絲綢之路經濟帶
    歐亞經濟聯盟
    「一帶」與「一盟」
    區域經濟
    中俄關係
    Silk road economic belt
    Eurasian economic union
    “the Belt” and “the Union”
    Regional economy
    Sino-Russian relations
    Date: 2018
    Issue Date: 2018-07-30 15:02:06 (UTC+8)
    Abstract: 本文目的主在探討同屬歐亞地區的中、俄兩大國,分別主導之「絲綢之路經濟帶」和「歐亞經濟聯盟」兩大戰略,如何走向對接合作,且在此之下,對雙邊關係帶來何種影響。
    本文透過「地緣政治」及「歷史」等方面研究途徑,發現促成中俄「一帶」與「一盟」兩大戰略對接合作之關鍵因素,均包含地緣政治風險及區域經濟合作考量。在國際情勢上雙方同樣面臨美國及西方國家的戰略壓迫,為確保自身大國地位的影響力,需要相互協作;在各自訴求上「一帶」與「一盟」發展需求互補、利益目標一致,透過中國積極的溝通,使俄羅斯對「一帶」與「一盟」對接的態度從質疑、理解走向合作。中俄雙邊關係在「一帶」與「一盟」對接合作的加持下,不僅有助進一步深化中俄全面戰略協作夥伴關係,同時帶動中俄雙邊經貿成長。倘若「一帶」、「一盟」對接關係持續穩定發展,未來將創造歐亞經濟新秩序及地緣政治格局。
    This study focuses on how the two major strategies, namely Beijing-led Silk Road Economic Belt and Moscow-led Eurasian Economic Union (hereafter "the Belt and the Union"), establish connection and cooperation, and the influence on their bilateral relations.
    Through geopolitical and historical studies, this thesis finds that geopolitical risks and regional economic cooperation are the two major elements that lead to the connection and cooperation between the Belt and the Union. Internationally, both China and Russia face strategic pressure from the US and Western countries, so the two countries need to cooperate with each other to secure their status and influence as major powers. For both countries, the Belt and the Union have complementary needs, shared goals, and common interests. Though Moscow had doubts about the connection of the Belt and the Union, it changed its attitude and begun to seek bilateral cooperation following Beijing's relentless efforts. Sino-Russian relations have reached an unprecedented high owing to the connection of the Belt and the Union. The situation is conducive to further deepening their comprehensive strategic partnership and promoting bilateral trade. If the connection of the Belt and the Union continues developing, it is estimated that a new economic and geopolitical order in Eurasia will be created.
    Reference: 王義桅,「一帶一路」:機遇與挑戰(北京:人民出版社,2015年)。
    中國地緣與能源戰略研究會,「建設『一帶一路』的戰略機遇與安全環境評估」(北京:中央文獻出版社,2015年)。
    林毅夫、厲以寧、鄭永年,讀懂一帶一路(北京:中信出版社,2015年)。
    林健忠,「一帶一路」與香港(中國香港:三聯書局,2016年)。
    高柏,「鐵權與陸權:『絲綢之路經濟帶』戰略的歷史借鑒」,中國國際戰略評論2015(北京:世界知識,2015年)。
    郭武平,一帶一路倡議與歐亞合作初探(臺北:五南圖書出版社,2017年)。
    馮並,「一帶一路」:全球發展的中國邏輯(北京:中國民主法制出版社,2015年5月),頁16。
    黎安友、施道安,尋求安全感的中國:從中國人的角度看中國的對外關係(臺北:左岸文化,2013年)。
    翟崑、周強,「完善『一帶一路』建善的『安全之翼』」,中國國際戰略評論2015(北京:世界知識,2015年)。
    二、官方文件
    「中俄全面戰略協作伙伴關係新階段的聯合聲明」,中華人民共和國外交部,http://www.fmprc.gov.cn/web/ziliao_674904/1179_674909/t1157763.shtml,檢索日期2017年9月25日。
    「中華人民共和國與俄羅斯聯邦關於絲綢之路經濟帶建設和歐亞經濟聯盟建設對接合作的聯合聲明(全文)」,中華人民共和國外交部, http://www.fmprc.gov.cn/web/gjhdq_676201/gj_676203/oz_678770/1206_679110/1207_679122/t1262143.shtml,檢索日期2017年9月28日。
    「中華人民共和國和俄羅斯聯邦聯合聲明(全文)」,新華網,http://www.xinhuanet.com/politics/2016-06/26/c_1119111908.htm,檢索日期2018年3月12日。
    「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和吉爾吉斯共和國政府聯合公報(全文)」,中華人民共和國外交部,http://www.fmprc.gov.cn/web/gjhdq_676201/gj_676203/yz_676205/1206_676548/1207_676560/t1325256.shtml,檢索日期2018年4月3日。
    「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和哈薩克斯坦共和國政府聯合公報(全文)」,中華人民共和國外交部,http://www.mfa.gov.cn/chn//gxh/zlb/smgg/t1324209.htm,檢索日期2018年3月27日。
    「中國和俄羅斯深化全面戰略協作夥伴關係的聯合聲明(全文)」,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務院新聞辦公室,http://www.scio.gov.cn/31773/35507/htws35512/Document/1557503/1557503.htm,檢索日期2018年5月8日。
    「中俄聯合聲明(1996年4月)」,CCTV,http://www.cctv.com/special/903/6/70501.html,檢索日期2018年5月4日。
    「習近平:決勝全面建成小康社會 奪取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偉大勝利—在中國共產黨第十九次全國代表大會上的報告」,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人民政府,http://www.gov.cn/zhuanti/2017-10/27/content_5234876.htm,檢索日期2017年11月13日。
    「推動共建絲綢之路經濟帶和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的願景與行動」,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發展與改革委員會,http://www.ndrc.gov.cn/gzdt/201503/t20150328_669091.html,檢索日期2017年9月28日。
    「國務院關於化解產能嚴重過剩矛盾的指導意見國發〔2013〕41號」,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人民政府,http://www.gov.cn/zwgk/2013-10/15/content_2507143.htm,檢索日期2018年1月22日。
    「國務院關於推進國際產能和裝備製造合作的指導意見-國發〔2015〕30號」,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人民政府,http://www.gov.cn/zhengce/content/2015-05/16/content_9771.htm,檢索日期2018年4月5日。
    三、期刊論文
    「2016年世界主要國家和地區石油產量」,當代石油石化,第10期(2017年),頁52。
    丁志剛,「建設『絲綢之路經濟帶』背景下的中國中亞外交」,社會科學家,第9期總第209期(2014年9月),頁13-17。
    于丹紅,「俄羅斯國家電視台消息頻道『一帶一路』報導評析」,西伯利亞研究,第6期(2017年),頁77-82。
    王高成,「美國《國家安全戰略報告》的內涵與影響」,展望與探索,第16卷第1期(2018年1月),頁1-7。
    王海濱,「論歐亞經濟聯盟的發展前景」,國際論壇,第17卷第5期(2015年9月),頁19-29。
    王海濱,「論『一帶一盟』對接的現實與未來」,東北亞論壇,總第130期(2017年第2期),頁106-128。
    王海燕,「『絲綢之路經濟帶』構想的背景、潛在挑戰和未來走勢」,歐亞經濟,第4期(2014年),頁53-56。
    王海運,「『絲綢之路經濟帶』構想的背景、潛在挑戰和未來走勢」,歐亞經濟,第4期(2014年),頁5-7。
    王海運,「『結伴而不結盟』:中俄關係的現實選擇」,俄羅斯東歐中亞研究,第5期(2016年),頁6-15。
    王湘穗,「展望特朗普時代的中美關係」,經濟導刊,12期(2016年),頁70-73。
    王憲舉,「俄對歐亞經濟聯盟和絲綢之路經濟帶建設對接的態度及中國應採取的策略」,西伯利亞研究,第43卷第4期(2016年8月),頁28-31。
    王崑義,「中國的國際戰略與一帶一路的形成」,台灣國際研究季刊,第12卷第3期(2016年秋季號),頁23-50。
    王彥、李風豔,「俄羅斯對獨聯體地區安全的影響力分析」,國際政治,第14卷第3期(2012年5月),頁13-18。
    王彥芳、陳淑梅,「絲綢之路經濟帶與歐亞經濟聯盟對接模式研究」,亞太經濟,第2期(2017年),頁33-42。
    王晨星,「矛盾與徬徨:歐盟對歐亞經濟聯盟的認知與對策分析」,俄羅斯學刊,第2期(2017年),頁63-71。
    王晨星、李興,「歐亞經濟共同體與歐亞經濟比較分析」,俄羅斯東歐中亞研究,第4期(2016年),頁93-112。
    左鳳榮,「歐亞聯盟 普京地緣政治謀劃的核心」,當代世界,第5期(2017年),頁28-31。
    石澤,「構建牢固的中俄能源戰略夥伴關係」,國際問題研究,第5期(2015年),頁26-37。
    付宇傑、李金葉、吳昊,「中國國家形象的多維塑造:以中國與中亞國家經濟合作為例」,歐亞經濟,第4期(2015年),頁7-16。
    多國麗、常凱,「那裡的貿易資源需要被重視 專訪中國駐哈薩克斯坦、吉爾吉斯斯坦原大使姚培生」,世界博覽,第19期(2013年),頁36-39。
    向潔、何倫志、閆海龍,「區域經濟一體化『一帶一盟』對接之基礎、困境、模式與路徑徑探討」,俄羅斯東歐中亞研究,第2期(2017年),頁96-111。
    李新,「絲綢之路經濟帶對接歐亞經濟聯盟共建歐亞共同經濟空間」,東北亞論壇,第4期(2016年),頁60-71。
    李燕,「鳥克蘭與歐亞經濟聯盟戰略關係分析」,俄羅斯學刊,第5卷總第30期(2015年第6期),頁35-41。
    李興,「北約歐盟雙東擴:俄羅斯不同對策及其原因分析」,俄羅斯中亞東歐研究,第2期(2005年),頁59-65。
    李自國,「歐亞經濟聯盟:績效、問題、前景」,歐亞經濟,第2期(2016年),頁2-17。
    李自國,「大歐亞伙伴關係:重塑歐亞新秩序」,國際問題研究,第1期(2017年),頁74-88。
    李雅菲、唐文睿,「『新絲綢之路』計畫與美國中亞戰略走向探析」,北華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第17卷第5期(2016年10月),頁71-75。
    李建民,「絲綢之路經濟帶合作模式研究」,青海社會科學,第5期(2014年),頁56-60。
    李建民,「絲綢之路經濟帶、歐亞經濟聯盟與中俄合作」,俄羅斯學刊,第4卷總第23期(2014年10月),頁7-18。
    李建民、李永全、A.T.卡布耶夫等,「歐亞經濟聯盟:理想與現實」,歐亞經濟,第3期(2015年),頁1-60。
    李亞男,「論中俄關係發展進程中的人文交流與合作」,東北亞論壇,總第98期(2011年第6期),頁113-119。
    李靜杰,「中俄戰略協作夥伴關係」,俄羅斯學報,第2期(2002年),頁97-114。
    李楊、賈瑞哲,「以『一帶一盟』對接促中俄經貿有效合作」,東亞北論壇,總第132(2017年第4期),頁53-65。
    辛萬翔,「重新思考日本的中亞外交戰略」,社科緃橫,總第24卷第4期(2009年4月),頁65-68。
    杜曉宇、李金葉、王雅婧,「『絲綢之路經濟帶』戰略構建述評」,新疆大學學報(哲學、人文社會科學版),第42卷第6期(2014年11月),頁1-5。
    吳賢軍,「國際話語權視域下的『一帶一路』戰略實現路徑研究」,中共福建省委黨校學報,第2期(2015年),頁97-103。
    吳大輝、祝輝,「絲路經濟帶與歐亞經濟聯盟的對接_以能源共同體的構建為基石」,當代世界,第6期(2015年),頁23-25。
    邵育群,「美國『新絲綢之路』計劃的實施前景」,南亞研究,第3期(2016年),頁38-52。
    邵育群,「美國『新絲綢之路』計畫評估」,南亞研究,第2期(2014年),頁58-70。
    林賢參,「日本對中亞五國之外交政策-擴大外交地平線之新途徑」,遠景基金會季刊,第10卷第4期(2009年10月),頁1-36。
    林躍勤,「『一帶一路』構想:挑戰與應對」,湖南財政經濟學院學報,第31卷第154(2015年4月),頁5-17。
    林躍勤,「新絲路帶構想與歐亞經濟聯盟共享發展關係辦析」,湖南財政經濟學院學報,第32卷第161期(2016年6月),頁 70-80。
    林精華,「民族性、民族國家與民族認同-關於俄羅斯文明史問題的研究」,社會科學戰線,第6期(2003年)頁145-151。
    昆都,「絲綢之路的連通和地區運輸走廊」,俄羅斯研究,總第48期(2013年第6期),頁51-65。
    周勵,「復興『絲綢之路』計劃」,西部大開發,第1期(2008年),頁38-40。
    周明,「地緣政治想象與獲益動機-哈薩克斯坦參與絲綢之路經濟帶構建評估」,外交評論,第3期(2014年),頁136-156。
    周世偉、范永偉、劉俊,「『歐洲西部—中國西部』高速公路國內段全線貫通」,人民交通,12期(2017年),頁21-31。
    柳豐華,「中俄戰略協作夥伴關係:從外交策應到共同發展」,俄羅斯學刊,第6期(2015年),頁9-17。
    柳豐華,「中俄戰略協作模式:形成、特點與提升」,國際問題與研究,第3期(2016年),頁1-12。
    洪美蘭,「普欽主義下俄羅斯的經濟發展及其與亞太區域經濟整合」,APEC通訊,第151期(2012年4月),頁7-9。
    胡婷,「『絲綢之路經濟帶』建設中的社會風險管理,新西部,第3期(2017年),頁38-39。
    胡晶,「絲綢之路經濟帶與歐亞經濟聯盟對接合作的經濟學思考」,學術交流,第3期(2016年),頁104-109。
    胡鞍鋼、馬偉、鄢一龍,「『絲綢之路經濟帶』:戰略內涵、定位和實現路徑」,新疆師範大學學報(哲學社會科學版),第35卷第2期(2014年4月),頁1-10。
    秦放鳴、冀曉剛,「絲綢之路經濟帶建設與歐亞經濟聯盟對接合作研究」,俄羅斯東歐中亞研究,第4期(2015年),頁34-40。
    高曉慧譯,А. Г. 拉林、В. А. 馬特维耶夫著,「俄羅斯如何看待歐亞經濟聯盟與『絲綢之路經濟』對接」,歐亞經濟,第2期(2016年),頁18-26。
    馬建英,「美國對中國『一帶一路』倡議的認知與反應」,世界經濟與政治,第10期(2015年),頁104-132。
    馬麗蓉,「中國『一帶一路』戰略安全環境中『疆獨』問題影響評估」,國際觀察,第3期(2015年),頁109-120。
    馬洪波、孫凌宇,「從『兩個大局』發展戰略到『兩條絲路』建設構想—鄧小平區域發展理論的繼承與創新」,中共中央黨校學報,第5期(2014年),頁8-12。
    徐洪峰,「歐亞經濟聯盟建立的背景及未來發展」,俄羅斯學刊,第6卷總第33期(2016年第3期),頁27-32。
    展妍男,「絲綢之路經濟帶與歐亞經濟聯盟的差異與對接」,國際經濟評論,第4期(2017年),頁149-160。
    宮艷華,「歐亞經濟聯盟的規則、成效與前景」,西伯利亞研究,第44卷第3期(2017年6月),頁41-44。
    袁勝育、汪偉民,「絲綢之路經濟帶與中國的中亞政策」,世界經濟與政治,第5期(2015年),頁21-41。
    唐永勝、楊育才,「中俄戰略協作與亞太戰略穩定」,當代世界,第10期(2017年),頁22-25。
    唐志超,「俄羅斯強勢重返中東及其戰略影響」,當代世界,第3期(2018年),頁21-25。
    郭武平,「『歐亞經濟聯盟』在歐亞合作中扮演的角色-兼論與『絲綢之路經濟帶』之競合」,全球政治評論,第59期(2017年7月),頁23-50。
    郭麗雙,「俄羅斯新歐亞主義的理論建構及其政治實踐」,當代世界與社會主義,第4期(2017年),頁107-116。
    連弘宜,「『中』、俄在中亞地緣競逐對戰略協作關係的衝擊與侷限」,中共研究,第51卷第5期(2017年9月),頁58-63。
    陸南泉,「中俄經貿合作前景及其思考」,西伯利亞研究,第43卷第4期(2016年8月),頁5-12。
    盛世良,「『絲綢之路經濟帶』鞏固中俄戰略協作」,中國投資,第10期(2014年),頁56-59。
    畢洪業,「歐亞經濟聯盟:普京『重返蘇聯』」,世界態勢,第14期(2014年),頁36-37。
    康·瑟拉耶什金,「絲綢之路經濟帶構想及其中亞的影響」,俄羅斯東歐中亞研究,第4期(2015年),頁13-24。
    黃孟芳、盧山冰,「以『歐亞經濟聯盟』為標誌的獨聯體經濟一體化發展及對『一帶一路』建設的啟示」,人文雜誌,第1期(2015年),頁36-44。
    黃奕維、黃秋龍,「中國大陸『一帶一路』倡議風險分析」,展望與探索,第15卷第9期(2017年9月),頁100-105。
    張紅,「從『人類命運共同體』到『一帶一路』」,領導之友,第18期(2017年),頁19-21。
    張弘,「獨聯體經濟一體化中的認同困境」,俄羅斯東歐中亞研究,第3期(2014年),頁23-30。
    張寧,「歐亞經濟聯盟貿易救濟措施對『一帶一路』的影響」,北京工業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第16卷第5期(2016年10月),頁56-65。
    張寧、張琳,「絲綢之路經濟帶與歐亞經濟聯盟對接分析」,新疆師範大學學報(哲學社會科學版),第37卷第2期(2016年3月),頁85-93。
    張慶豔,「論中俄國際戰略與雙邊『政熱經冷』」,黑河學院學報,第1卷第4期(2010年12月),頁9-12。
    彭邦本,「成都、蜀道與『一帶一路』關係初論」,中華文化論壇,第5期(2017年),頁13-20。
    馮紹雷,「歐盟與俄羅斯:緣何從合作走向對立?——論圍繞烏克蘭『東-西』取向的三邊博弈」,歐洲研究,第4期(2015年),頁43-66。
    馮玉軍,「論『絲綢之路經濟帶』與歐亞經濟聯盟對接的路徑」,歐亞經濟,第5期(2016年),頁15-19。
    傅夢孜,「對古代絲綢之路源起、演變的再考察」,太平洋學報,第25卷第1期(2017年1月),頁59-74。
    鄒統釬、胡瑩、王欣,「『一帶一路對外投資與安全』,世界經濟探索,第5卷第2期(2016年7月),頁7-12。
    楊恕、王術森,「俄哈白關稅同盟的發展及其影響」,國際問題研究,第4期(2014年),頁94-112。
    楊恕、張會麗,「評上海合作組織與獨聯體集體安全條約組織之間的關係」,俄羅斯東歐中亞研究,第1期(2012年),頁68-76。
    楊俊,「絲綢之路經濟帶建設與歐亞經濟聯盟建設對接的再思考」,重慶與世界,第34期(2017年),頁60-64。
    雷建鋒,「『絲綢之路經濟帶』和歐亞經濟聯盟對接下的中俄關係」,當代世界與社會主義,第4期(2017年),頁146-153。
    趙竹成,「中國大陸對於中亞的外交政策」,戰略安全研析,第117期(2015年1月),頁32-41。
    趙華勝,「『絲綢之路經濟帶』的觀注點及切入點」,新疆師範大學學報(哲學社會科學版),第35卷第3期(2014年6月),頁27-35。
    趙華勝,「美國新絲綢之路戰略探析」,新疆師範大學學報(哲學社會科學版),第33卷第6期(2012年11月),頁15-24。
    趙華勝,「淺析中俄美三大戰略在中亞的共處」,俄羅斯中亞研究,第1期(2014年),頁96-109。
    劉丹,「歐亞經濟聯盟的內部結構、外部聯繫與前景分析」,俄羅斯學刊,第6卷總第36期(2016年第6期),頁62-68。
    劉丹,「中俄新型大國關係構建探析」,俄羅斯學刊,第5期(2015年),頁32-40。
    劉古昌,「不斷邁上新台階的中俄戰略協作夥伴關係」,俄羅斯研究,總第161期(2010年第1期),頁3-10。
    劉清才、支繼超,「中國絲綢之路經濟帶與歐亞經濟聯盟的對接合作-基本架構和實施路徑」,東北亞論壇,總第126期(2016年8月),頁49-59。
    鄭羽,「當前國際熱點的快速轉換與中美俄三國的政策互動」,俄羅斯東歐中亞研究,第4期(2016年),頁17-27。
    熊倉 潤,「一帶一路和中亞潛在的『恐中症』」,國際與公共事務,第6期(2017年),頁21-39。
    熊琛然、武友德、彭邦文,「歐亞經濟聯盟對『絲綢之路經濟帶』戰略認知及利益訴求分析」,學術探索,第3期(2016年),頁32-39。
    齊欣,「『一帶一盟』對接對中俄關係的影響分析」,黨政幹部學刊,第11期(2017年),頁21-26。
    潘光,「美國『新絲綢之路』計劃的緣起、演變和發展前景-對話『新絲綢之路』構想的提出人斯塔教授」,當代世界,第4期(2015年),頁25-27。
    潘志平,「絲綢之路經濟帶與中俄合作研究的評估」,俄羅斯東歐中亞研究,第1期(2017年),頁19-38。
    謝曉光、生官聲,「絲綢之路經濟帶與歐亞經濟聯盟對接面臨的挑戰及應對」,遼寧大學學報(哲學社會科學版),第44卷第6期(2016年11月),頁160-166。
    韓雋,「絲綢之路經濟帶與中國-吉爾吉斯斯坦雙邊關係的發展」,新疆大學學報(哲學.人文社會科學版),第42卷第6期(2014年11月),頁77-81。
    顧煒,「歐亞經濟聯盟的新動向及前景」,國際問題與研究,第6期(2015年),頁36-49。
    四、碩博士論文
    施琬茹,「歐亞經濟聯盟之發展」,國立政治大學俄羅斯研究所碩士論文,2016年。
    徐于芬,「俄羅斯與獨立國協區域經濟整合之研究─以歐亞經濟共同體為例」,淡江大學歐洲研究所碩士班碩士論文,2014年。
    謝采彤,「習近平的中國夢到一帶一路的實踐」,國立政治大學國家安全與大陸研究所碩士論文,2016年。
    五、報章網站
    「12月份天然氣進口創新高 2017年對外依存度高達39%」,人民網,http://industry.people.com.cn/n1/2018/0202/c413883-29801932.html,檢索日期2018年4月6日。
    「2015歐亞經濟論壇簡介」,歐亞經濟論壇,http://www.eaf.gov.cn/xian/ltbj/20150614/591.html,檢索日期2018年1月22日。
    「2016年歐亞經濟聯盟各成員國分配所得進口關稅占其預算收入情況」,中華人民共和國駐俄羅斯聯邦大使館經濟商務參贊處,http://ru.mofcom.gov.cn/article/jmxw/201707/20170702604651.shtml,檢索日期2018年3月4日。
    「2017年度『一帶一路』大數據報告發布」,CCTV央視網,http://news.cctv.com/2017/10/12/ARTI2GdzvUONdCGCyiIrlvmI171012.shtml,檢索日期2018年5月14日。
    「《BP世界能源統計年鑒》2017版」,BP,https://www.bp.com/zh_cn/china/reports-and-publications/_bp_2017-_.html,檢索日期2018年4月6日。
    「一帶一路經過前蘇聯地區,俄羅斯傳統勢力範圍,為什麼俄羅斯敞開懷抱歡迎?」,壹讀網,https://read01.com/0nx6RL.html,檢索日期2017年9月28日。
    「一帶一路揭藍路3條金路線」,中時電子報,http://www.chinatimes.com/newspapers/20150415000463-260108,檢索日期2017年9月25日。
    「『一帶一路』戰略的提出和形成」,商務歷史網,http://history.mofcom.gov.cn/?special=2ydylzldtc,檢索日期2017年9月20日。
    「一圖看懂『一帶一路』框架思路」,新華網,http://news.xinhuanet.com/fortune/2015-03/29/c_127633416.htm,檢索日期2018年1月20日。
    「『一帶一路』建設為提高國際話語權作出有益探索」,中華人民共和國商務部中國國際經濟合作學會,http://cafiec.mofcom.gov.cn/article/tongjipeixun/201705/20170502576867.shtml,檢索日期2018年月1月25日。
    「『一帶一路』,打通資金融通新路徑」,中國日報網,http://cn.chinadaily.com.cn/2017-09/18/content_32161892.htm,檢索日期2018年2月25日。
    「『一帶一路』建設 交通運輸要先行」,人民網,http://ydyl.people.com.cn/n1/2017/0705/c411837-29384885.html,檢索日期2018年2月24日。
    「『一帶一路』列國投資政治風險研究」,中國網智庫中國,http://opinion.china.com.cn/event_3916_1.html,檢索日期2018年2月24日。
    「一帶一路戰略與中亞的地緣政治」,世界之聲,https://reurl.cc/2pE6,檢索日期2018年3月20日。
    「『一帶一路』推動中國高鐵走進俄羅斯」,每日頭條,https://kknews.cc/zh-tw/world/vl5pay.html,檢索日期2018年3月21日。
    「『一帶一路』框架下中國東北地區與俄羅斯遠東地區發展戰略對接與合作」,搜狐,https://www.sohu.com/a/225475865_619333,檢索日期2018年4月3日。
    「一帶一路投資政治風險研究之白俄羅斯」,中國網智庫中國,http://big5.china.com.cn/opinion/think/2015-05/11/content_35536829.htm,檢索日期2018年3月30日。
    「人民日報整版刊文:美國貿易保護主義害人害已」,鳳凰網財經,http://finance.ifeng.com/a/20170226/15215091_0.shtml?wratingModule=1_15_103,檢索日期2018年3月15日。
    「上海合作組織簡介」,上海合作組織官網,http://chn.sectsco.org/about_sco/,檢索日期2018年3月19日。
    「川普國安戰略報告:中俄對美構成挑戰 經濟安全為重點」,聯合新聞網,https://udn.com/news/story/11314/2883250,檢索日期2018年7月6日。
    「中共中央關於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人民政府,http://www.gov.cn/jrzg/2013-11/15/content_2528179.htm,檢索日期2017年9月25日。
    「中巴經濟走廊的戰略價值及面臨的挑戰」,每日頭條,https://kknews.cc/zh-tw/world/3joe2na.html,檢索日期2018年3月19日。
    「中國社科院邢廣程:建設絲綢之路經濟帶新彊責無旁貸」,鳥茲網,http://www.qiucinews.com/minsheng/content/2014-09/02/content_700892.htm,檢索日2018年1月29日。
    「中共提議 刪除中國國家主席兩屆任期限制」,中央通訊社,http://www.cna.com.tw/news/firstnews/201802255002-1.aspx,檢索日期2018年3月18日。
    「中國紡織業『走出去』的探索與思考」,中華人民共和國商務部救濟調查局,http://trb.mofcom.gov.cn/article/zuixindt/201603/20160301278790.shtml,檢索日期2018年3月22日。
    「中國與歐亞經濟聯盟服務貿易合作新動向」,第一財經,http://www.yicai.com/news/5352705.html,檢索日期2018年4月1日。
    「中國與俄羅斯簽署合作諒解備忘錄」,中國發展網,http://www.chinadevelopment.com.cn/fgw/2017/07/1157561.shtml,檢索日期2018年3月20日。
    「中國公共外交協會參加『2017北京-莫斯科絲路經貿人文交流對話』」,人民網,http://world.people.com.cn/n1/2017/0920/c1002-29548131.html,檢索日期2018年4月1日。
    「中俄或在9月簽署國際交通走廊協議」,BIANG,https://reurl.cc/ZpyW,檢索日期2018年3月20日。
    「中哈簽署加強產能與投資合作政府間框架協議」,中國產業海外發展協會,http://www.ciodpa.org.cn/zh/node/1217,檢索日期 2018年4月3日。
    「中哈舉行第十次產能與投資合作對話」,中華人民共和國發展和改革委員會,http://www.ndrc.gov.cn/gzdt/201609/t20160930_821837.html,檢索日期2018年4月3日。
    「中吉礦業合作進入實質性階段」,中華人民共和國自然資源部,http://www.mlr.gov.cn/xwdt/jrxw/201707/t20170714_1525209.htm,檢索日期2018年4月3日。
    「中國明確將最終與歐亞經濟聯盟建立自貿區」,人民網,http://politics.people.com.cn/n/2015/0509/c1001-26974377.html,檢索日期2018年4月7日。
    「中國商務部與白俄羅斯經濟部在京簽署共建絲綢之路經濟帶合作文件」,中華人民共和國商務部,http://www.mofcom.gov.cn/article/ae/ai/201412/20141200844050.shtml,檢索日期2018年3月30日。
    「中國與亞美尼亞簽署10億元雙邊本幣互換協議」,新華社中國金融信息網,http://rmb.xinhua08.com/a/20150325/1475588.shtml,檢索日期2018年3月27日。
    「中國同俄羅斯的關係」,中華人民共和國外交部,http://www.fmprc.gov.cn/web/gjhdq_676201/gj_676203/oz_678770/1206_679110/sbgx_679114/,檢索日期2018年5月4日。
    「中俄總理第二十次定期會晤聯合公報(全文)」,中華人民共和國外交部,http://www.mfa.gov.cn/web/zyxw/t1325537.shtml,檢索日期2018年3月19日
    「中俄軍事技術合作進入新階段」,人民網,http://paper.people.com.cn/rmwz/html/2013-05/01/content_1247979.htm?div=-1,檢索日期2018年5月7日。
    「中俄將在青島舉行海上軍演 雙邊框架內規模最大」,環球網,http://mil.huanqiu.com/world/2018-04/11924455.html,檢索日期2018年5月7日。
    「中俄軍演規格之高世界罕見 外媒:威懾西方」,中國評論通訊社,http://hk.crntt.com/crn-webapp/touch/detail.jsp?coluid=91&kindid=2751&docid=103197010,索日期2018年5月7日。
    「中俄簽『重量級』聯合聲明 攜手維護全球戰略穩定」,人民網,http://finance.people.com.cn/n1/2016/0627/c1004-28479821.html,檢索日期2018年5月10日。
    「中俄簽署《關於歐亞經濟夥伴關係協定聯合可行性研究的聯合聲明》」,中國一帶一路網,https://www.yidaiyilu.gov.cn/xwzx/hwxw/19014.htm,檢索日期2018年4月14日。
    「中國商務部:中俄雙邊經貿關係有利因素正在不斷積累」,俄羅斯衛星通訊社,https://www.yidaiyilu.gov.cn/xwzx/hwxw/19014.htm,檢索日期2018年4月14日。
    「中國與歐亞經濟聯盟簽訂聯合聲明 雙方合作再提速」,中華人民共和國商務部,http://www.mofcom.gov.cn/article/i/jyjl/m/201710/20171002655638.shtml,檢索日期2018年5月12日。
    「中俄2700億美元鋪路石油供應」,中國國際能源網,http://www.in-en.com/finance/html/energy-1877618.shtml,檢索日期2018年5月13日。
    「中俄能源合作漸入實質階段,或緩解中國的『馬六甲之憂』」,鳳凰網國際智庫,http://pit.ifeng.com/a/20170930/52239188_0.shtml,檢索日2018年5月13日。
    「中俄能源合作駛入快車道」,人民網,http://energy.people.com.cn/BIG5/n1/2017/0804/c71661-29449797.html,檢索日期2018年5月13日。
    「中俄經貿關係加速提質升級 今年貿易額或超千億美元」,中俄資訊網,http://www.chinaru.info/zhongejmyw/zhongemaoyi/52656.shtml,檢索日期2018年5月14日。
    「中國外交部:打擊『東伊運』是國際反恐的重要組成部分」,ETtoday新聞雲,https://www.ettoday.net/news/20170105/842830.htm,檢索日期2018年5月16日。
    「介入敘利亞內戰 俄成恐攻頭號目標」,自由時報,http://news.ltn.com.tw/news/world/paper/1091686,檢索日期2018年5月16日。
    王義桅,「『一帶一路』倡議的成功秘訣」,新華網,http://www.xinhuanet.com/world/2016-10/21/c_135769653.htm,檢索日期2018年2月22日。
    王義桅,「中國在『一帶一路』中的擔當和使命」,新華網,http://www.xinhuanet.com/world/2015-07/11/c_128009555_2.htm,檢索日期2018年3月18日。
    王戰、權衡,「人民日報:促進世界經濟聯動發展的科學構想」,人民網,http://opinion.people.com.cn/n1/2017/0515/c1003-29274511.html,檢索日期2018年1月30日。
    王晉、孫黎,「『一帶一路』投資政治風險研究之伊拉克」,中國網智庫中國,http://www.china.com.cn/opinion/think/2015-05/26/content_35660516.htm,檢索日期2018年2月24日。
    「王湘穗:中美亦敵亦友,如何博弈共生抖而不破」,大風號,http://wemedia.ifeng.com/28222804/wemedia.shtml,檢索日期2018年3月15日。
    「王毅:中俄關係正處歷史最好階段 兩國元首建立起深厚友誼」,人民網,http://lianghui.people.com.cn/2014npc/n/2014/0308/c382333-24572575.html,檢索日期2018年3月24日。
    「王毅:中俄人文交流與合作是兩國關係長遠發展的根基所在」,中華人民共和國外交部,http://www.fmprc.gov.cn/web/zyxw/t1359724.shtml,檢索日期2018年5月7日。
    什麼是「六廊六路」,新華絲路,http://silkroad.news.cn/2017/0821/45868.shtml,檢索日期2018年2月24日。
    「『北南』運輸走廊成印度與歐亞大陸紐帶」,俄羅斯之聲,http://sputniknews.cn/radiovr.com.cn/2012_06_03/76879802/,檢索日期2018年1月24日。
    「加強國際金融合作 促進『一帶一路』資金融通」,新華網,http://www.xinhuanet.com/tech/2017-12/12/c_1122100167.htm,檢索日期2018年2月24日。
    「外媒:「一帶一路」是習近平版的中國新殖民」,YAHOO新聞,https://tw.news.yahoo.com/-145910097.html,檢索日期2018年1月31日。
    「世貿組織《貿易便利化協定》正式生效 助力全球貿易與經濟增長」,中華人民共和國商務部,http://www.mofcom.gov.cn/article/ae/ai/201702/20170202521961.shtml,檢索日期2018年4月1日。
    「打造『絲綢之路經濟帶』中亞示範區」,瞭望,http://page.palmtrends.com/show.php?id=l398NPSsl3M74,檢索日期2018年3月21日。
    「在比什凱克五國元首會晤時的講話」,人民日報,http://sports1.people.com.cn/item/ldhd/Jiangzm/1999/jianghua/jh0013.html,檢索日期2018年4月25日。
    「白俄羅斯高官:『一帶一路』造福沿線國家和人民」,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務院新聞辦公室,http://www.scio.gov.cn/ztk/wh/slxy/31215/Document/1534262/1534262.htm,檢索日期2018年3月30日。
    「四層原因看『美中貿易戰』:未來世界產業鍊大分流的第一步」,關鍵評論,https://www.thenewslens.com/article/93183,檢索日期2018年5月14日。
    「交通運輸推進『一帶一路』互聯互通取得積極進展」,壹讀,https://read01.com/KzJ37N.html,檢索日期2018年2月24日。
    「交通運輸部:我國與『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簽130個運輸協定」,中國網,http://news.china.com.cn/txt/2017-05/15/content_40815674.htm,檢索日期2018年2月24日。
    「西方國家對俄制裁壓垮歐亞聯盟」,FT中文網,http://www.ftchinese.com/story/001058054,檢索日期2018年2月20日。
    「吉爾吉斯斯坦與俄羅斯簽署設立吉俄發展基金協議」,人民網,http://world.people.com.cn/n/2014/1125/c157278-26085417.html,檢索日期2018年3月3日。
    「吉爾吉斯斯坦2017年全年社會經濟發展概況」,中華人民共和國商務部,http://www.mofcom.gov.cn/article/i/dxfw/ae/201802/20180202715044.shtml,檢索日期2018年3月27日。
    「吉爾吉斯專家建議推動中亞區域交通運輸走廊建設」,中華人民共和國商務部,http://www.mofcom.gov.cn/article/i/jyjl/e/201505/20150500970823.shtml,檢索日期2018年3月28日。
    「光明大道與『一帶一路』對接合作研究」,Kazinform國際通訊社,http://www.inform.kz/cn/article_a2971298,檢索日期2018年3月20日。
    「共建工業園區帶動一帶一路國際產能合作」,中華人民共和國商務部,http://cafiec.mofcom.gov.cn/article/zjsj/201710/20171002654399.shtml,檢索日期2018年4月4日。
    「朱穎:印度與俄羅斯貿易保護主義措施」,聯合早報(中國),http://www.zaobao.com.sg/forum/views/opinion/story20170911-794294,檢索日期2018年4月3日。
    李自國,「『一帶一盟』對接的路徑選擇」,中國國際問題研究院,http://www.ciis.org.cn/chinese/2017-12/28/content_40123852.htm,檢索日期2018年4月4日。
    李自國,「大歐亞夥伴關係與『一帶一路』倡議」,中國國際問題研究院,http://www.ciis.org.cn/chinese/2017-12/28/content_40123838.htm,檢索日期2018年5月14日。
    李永全,「『絲綢之路經濟帶』面臨六大國際風險」,一帶一路數據庫,http://www.ydylcn.com/zjgd/284111.shtml,檢索日期2017年10月7日。
    李新,「上合組織:共建絲綢之路經濟帶的重要平台」,上海國際問題研究院,http://www.siis.org.cn/Research/Info/659,檢索日期2018年3月20日。
    李興,「俄羅斯對『一帶一路』的認知」,中國社會科學網,http://www.cssn.cn/zx/201705/t20170513_3517528.shtml,檢索日期2017年10月17日。
    「社評-習近平訪俄在意布局一帶一路」,中時電子報,http://www.chinatimes.com/newspapers/20150512001104-260310,檢索日期2017年9月28日。
    吳福成,「『一帶一路』戰略的政經分析」,台灣經濟研究院,http://www.tier.org.tw/achievements/pec3010.aspx?GUID=5e579640-6a55-45c9-8748-9a816cc52985,檢索日期2018年2月24日。
    周琳、陳文寶、蔣興國等,「張掖在絲綢之路經濟帶建設中的路徑選擇」,中共張掖市委黨校,http://www.zgzyswdx.com/kygz/kycg/159.html,檢索日期2018年1月20日。
    林士清,「中等收入陷阱對中國經濟發展之制約」,北美智權報,http://www.naipo.com/Portals/1/web_tw/Knowledge_Center/mainland/IPNC_161214_0803.htm,檢索日期2018年1月23日。
    「近11年來吉爾吉斯成為俄羅斯外債免除最多的國家」,絲路新觀察,http://www.siluxgc.com/jejsst/kgPoliticalEconomy/20171012/7750.html,檢索日期2018年3月4日。
    「亞美尼亞政府批准2018年自俄羅斯進口天然氣價格議定書」,中華人民共和國商務部,http://www.mofcom.gov.cn/article/i/jyjl/e/201712/20171202685072.shtml,檢索日期2018年3月3日。
    「東北亞區域經濟合作再注新活力」,北京周報,http://www.beijingreview.com.cn/caijing/201709/t20170902_800103685.html,檢索日期2018年5月13日。
    范麗君,「俄羅斯『歐亞聯盟』與『中蒙俄經濟走廊』構建」,一帶一路數據庫,http://www.ydylcn.com/zjgd/329216.shtml,檢索日期2018年4月1日。
    「哈薩克接連爆發大規模反華遊行」,阿波羅新聞網,http://tw.aboluowang.com/2016/0607/751134.html,檢索日期2018年3月27日。
    「哈薩克斯坦土地法修正案引民眾抗議 部分人抗議『中國租地擴張』」,觀察者,http://www.guancha.cn/Neighbors/2016_05_18_360724_2.shtml,檢索日期2018年3月27日。
    「美中貿戰的虛與實」,旺報,http://www.chinatimes.com/newspapers/20180412000204-260310,檢索日期2018年5月14日。
    「美中貿易戰的政治算計」,經濟日報,https://money.udn.com/money/story/5629/3055465,檢索日期2018年5月14日。
    「俄印伊『北南走廊計劃』」,中國關鍵詞-權威解讀當代中國,http://keywords.china.org.cn/2017-04/20/content_40656317.htm,檢索日期2018年1月24日。
    「俄哈白組建歐亞經濟聯盟 西方擔心『重建蘇聯』」,環球網,http://world.huanqiu.com/exclusive/2014-05/5008679.html,檢索日期2018年2月4日。
    「俄外長說獨聯體是俄對外政策的絶對優先方向」,國際在線,http://news.cri.cn/gb/27824/2013/01/31/3245s4008223.htm,檢索日期2018年2月7日。
    「俄白哈三國簽署歐亞經聯盟條約」,紐約時報中文網,https://cn.nytimes.com/world/20140530/c30eurasia/zh-hant/,檢索日期2018年2月12日。
    「俄羅斯將向吉爾吉提供12億美元助吉加入關稅同盟」,中華人民共和國商務部,http://www.mofcom.gov.cn/article/i/jyjl/e/201405/20140500607925.shtml,檢索日期2018年2月17日。
    「俄將與吉爾吉斯斯坦簽3署項協議 包含軍事技術」,鳳凰網,http://news.ifeng.com/mil/1/detail_2012_08/23/17039469_0.shtml,檢索日期2018年2月17日。
    「俄力推六大政策『押注』遠東開發」,新華網,http://www.xinhuanet.com/world/2015-08/31/c_128182773.htm,檢索日期2018年2月3日。
    「俄中或成立聯合公司管理『濱海1號』和『濱海2號』國際交通走廊」,http://sputniknews.cn/russia_china_relations/201705141022618660/,檢索日期2018年3月20日。
    「俄政府批准『濱海1號』和『濱海2號』國際交通走廊開發構想」,中華人民共和國商務部,http://www.mofcom.gov.cn/article/i/jyjl/e/201701/20170102494758.shtml,檢索日期2018年3月20日。
    「俄羅斯想拉歐亞聯盟跟中國談自貿區 稱中方希望完全取消關稅」,觀察者,http://www.guancha.cn/economy/2016_06_02_362573.shtml,檢索日期2018年4月7日。
    「俄羅斯和土耳其為何能化敵為友?」,鳳凰評論,http://news.ifeng.com/a/20160818/49797952_0.shtml,檢索日2018年4月1日。
    「俄建議歐亞經濟聯盟和上合組織與東盟合作」,ITE中國,http://www.ite-china.com.cn/dong-meng-he-zuo/,檢索日期2018年4月4日。
    「俄羅斯同中國週三簽署天然氣供應協議」,BBC中文網,http://www.bbc.com/zhongwen/trad/china/2014/05/140521_china_russia_gas_deal,檢索日期2018年5月6日。
    「俄中就歐亞經濟聯盟與中國經濟合作開始談判」,俄羅斯衛星通訊社,http://big5.sputniknews.cn/economics/201606251019842720/,檢索日期2018年3月25日。
    「俄專家:絲綢之路經濟帶與歐亞經濟聯盟對接將推動『大歐亞』發展」,俄羅斯衛星通訊社,http://big5.sputniknews.cn/opinion/201610241021016504/,檢索日期2018年3月25日。
    「俄羅斯總統普京訪華」,俄羅斯衛星通訊社,http://big5.sputniknews.cn/russia_china_relations/201606251019824004/,檢索日期2018年3月25日。
    查數,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統計局,http://data.stats.gov.cn/search.htm?s=GDP,檢索日期2018年1月23日。
    「鳥克蘭-歐盟關係」,維基百科,https://reurl.cc/d6my,檢索日期2018年2月6日。
    「烏克蘭地緣位置讓其成為美俄各方棋子」,每日頭條,https://kknews.cc/zh-tw/world/e8jvgvr.html,檢索日期2018年3月14日。
    「納扎爾巴耶夫:『絲綢之路將幫助我們加深相互理解』」,新華網,http://www.xinhuanet.com/world/2014-05/20/c_126525827.htm,檢索日期2018年3月26日。
    「習近平會見俄羅斯總統普京」,新華網,http://news.xinhuanet.com/politics/2014-02/07/c_119220650.htm,檢索日期2017年9月25日。
    「習近平在『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圓桌峰會上的開幕辭(全文)」,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人民政府,http://www.gov.cn/xinwen/2017-05/15/content_5194130.htm,檢索日期2017年10月13日。
    「習近平在納扎爾巴耶夫大學的演講(全文)」,新華網,http://www.xinhuanet.com/politics/2013-09/08/c_117273079.htm,檢索日期2018年1月15日。
    「習近平頻提命運共同體 提交思考未來『中國方略』」,中國共產黨新聞網,http://cpc.people.com.cn/n/2015/0518/c164113-27017916.html,檢索日期2018年1月25日。
    「習近平出席中央外事工作會議並發表重要講話」,新華網,http://www.xinhuanet.com/politics/2014-11/29/c_1113457723.htm,檢索日期2018年1月25日。
    習近平,「共同建設『絲綢之路經濟帶』」,中國共產黨新聞網,http://cpc.people.com.cn/xuexi/BIG5/n/2015/0721/c397563-27338105.html,檢索日期2018年1月17日。
    「習近平在『加強互聯互通伙伴關係』東道主伙伴對話會上的講話(全文),人民網,http://politics.people.com.cn/n/2014/1109/c1024-25997257.html,檢索日期2018年2月22日。
    「習近平一帶一路捍衛全球化?質疑浮現」,TVBS NEWS,https://news.tvbs.com.tw/world/728007,檢索日期2018年1月30日。
    「習近平指明上合組織精華之所在」,中國幹部學習網,http://www.ccln.gov.cn/hotnews/192075-1.shtml,檢索日期2018年4月1日。
    「習近平同俄羅斯總統普京舉行會談 兩國元首一致同意攜手努力 不斷深化中俄全面戰略協作夥伴關係」,中華人民共和國駐俄羅斯聯邦大使館,http://ru.china-embassy.org/chn/zegx/t1481371.htm,檢索日期2018年5月8日。
    「陸南泉:俄羅斯主導的歐亞經濟聯盟路向何處」,鉅亨網新聞,http://news.cnyes.com/news/id/659524,檢索日期2017年10月1日。
    「陸石油用量增產量減 對外依存度直逼7成」,CNN中央通訊社,http://www.cna.com.tw/news/acn/201803100053-1.aspx,檢索日期2018年4月6日。
    「陸美貿易戰升溫 俄智庫:『一帶一路』為中國帶來空間」,中國電子報,http://www.chinatimes.com/realtimenews/20180407001408-260408,檢索日期2018年5月14日。
    郭憲綱,「『一帶一路』倡議的背景和意義」,一帶一路研究中心,http://www.ciis.org.cn/chinese/2014-12/11/content_7436854.htm,檢索日期2017年10月15日。
    「陳剛:中國『一帶一路』戰略的外交思想根源」,一帶一路(新加坡),http://beltandroad.zaobao.com/beltandroad/analysis/story20170525-764119,檢索日期2018年1月25日。
    「國際產能合作『十三五』規劃成型」,新華網,http://www.xinhuanet.com/2016-10/26/c_1119788074.htm,檢索日期2018年4月5日。
    「專訪:『一帶一路』為中亞兩國互利合作提供歷史新機遇-訪中國駐亞美尼亞大使田二龍」,新華網,http://www.xinhuanet.com/silkroad/2017-05/03/c_1120911300.htm,檢索日期2018年3月28日。
    「絲綢之路與歐亞一體化」,每日頭條,https://kknews.cc/society/6kmea6p.html,檢索日期2017年10月1日。
    「『絲綢之路』是個時空概念,正宗的絲綢之路是這樣的」,澎湃,https://www.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1317007,檢索日期2018年1月26日。
    「絲綢之路復興計畫」,華人百科,https://reurl.cc/6rQb,檢索日期2018年1月22日。
    「『絲綢之路經濟帶』受困於新彊和俄羅斯」,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s/blog_82ee941f0102vpck.html,檢索日期2018年3月24日。
    「『絲綢之路經濟帶』:俄羅斯的態度並非霧裡看花」,人民網,http://finance.people.com.cn/n/2014/0628/c1004-25212647.html,檢索日期2018年3月25日。
    「『絲綢之路經濟帶』視角下的中-吉-烏鐵路計劃」,新華絲路,http://silkroad.news.cn/2018/0109/78563.shtml,檢索日期2018年3月28日。
    「博鼇亞洲論壇舉行開幕式,習近平發表主旨演講(全文)」,中國新聞網,http://www.chinanews.com/gn/2015/03-28/7166267_3.shtml,檢索日期2017年10月3日。
    張佔斌,「從經濟新常態到供給側結構性改革」,中國共產黨歷史網,http://www.zgdsw.org.cn/BIG5/n1/2017/1013/c218998-29586415.html,檢索日期2018年1月22日。
    黃日涵,「『一帶一路』投資政治風險研究之烏克蘭」,中國網觀點中國,http://opinion.china.com.cn/opinion_5_144405.html,檢索日期2018年2月24日。
    「《越南與歐亞經濟聯盟自由貿易協定》生效一年後成效顯著,越南台灣商會聯合總會,https://reurl.cc/07ZK,檢索日期2018年2月6日。
    「越南與歐亞經濟聯盟(EAEU)自由貿易協定將於本(2016)年10月5日起生效,有利越南紡品、鞋類及水產品出口」,駐胡志明市台北經濟文化辦事處,https://www.roc-taiwan.org/vnsgn/post/7714.html,檢索日期2018年3月7日。
    「超越分歧 走向雙赢—中美智庫研究報告(中方)」,中國社會科學院國家全球戰略智庫,http://nigscass.cssn.cn/zkjl/index_6.html,檢索日期2018年3月15日。
    「第三屆俄羅斯—東盟峰會落幕 各方通過《索契宣言》」,中國新聞網,http://www.chinanews.com/gj/2016/05-21/7878256.shtml,檢索日期2018年4月4日。
    「『結束過去,開闢未來』——中蘇關係正常化」,中華人民共和國外交部,http://www.mfa.gov.cn/chn//pds/ziliao/wjs/2159/t8960.htm,檢索日期2018年5月4日。
    「普京訪華簽署3項聯合聲明30多份大單 西方媒體挑撥中俄關係」,觀察者,http://www.guancha.cn/Neighbors/2016_06_26_365467_2.shtml,檢索日2018年5月7日。
    「普京:俄中合作是維護世界穩定最重要的基石之一」,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務院新聞公室,http://www.scio.gov.cn/zxbd/gdxw/Document/433302/433302.htm,檢索日期2018年5月7日。
    「楊潔篪:自信互信,共襄盛舉」,中華人民共和國外交部,http://www.mfa.gov.cn/chn//gxh/zlb/ldzyjh/t1145772.htm,檢索日期2017年10月13日。
    楊莉,「俄羅斯新一輪遠東開發進程及影響」,中國國際問題研究院,http://www.ciis.org.cn/chinese/2017-12/14/content_40106079.htm,檢索日期2018年2月3日。
    「疑慮難消 俄羅斯對『一帶一路』是真心支持還是權宜之計?」,中俄資訊網,http://www.chinaru.info/News/zhongetegao/39626.shtml,檢索日期2018年3月24日。
    「塔吉克斯坦考慮加入歐亞經濟聯盟」,哈薩克國際通訊社,http://lenta.inform.kz/cn/article_a2990287,檢索日期2018年2月6日。
    「塞爾維亞有意同歐亞經濟聯盟建自貿區」,Kazinform國際通訊社,https://www.inform.kz/cn/article_a3101057,檢索日期2018年2月20日。
    「新加坡將於2018年與歐亞經濟聯盟結束自貿區談判」,中華人民共和國商務部,http://www.mofcom.gov.cn/article/tongjiziliao/fuwzn/oymytj/201712/20171202680547.shtml,檢索日期2018年2月20日。
    鄭永年,「『一帶一路』的一些關鍵問題仍未厘清」,一帶一路數據庫,http://www.ydylcn.com/zjgd/332195.shtml,檢索日期2017年10月10日。
    管清友,「中國『一路一帶』將改變世界經濟版圖」,鳳凰網,http://finance.ifeng.com/news/special/guanjian09/,檢索日期2018年4月25日。
    趙可金,「『一帶一路』的六條經濟走廊」,中國網觀點中國,http://big5.china.com.cn/gate/big5/opinion.china.com.cn/opinion_38_131038.html,檢索日期2018年5月2日。
    「實施『引進來』和『走出去』相結合的開放戰略」,中國共產黨新聞網,http://cpc.people.com.cn/GB/67481/69242/69323/4694528.html,檢索日期2018年1月24。
    「數說『一帶一路』:30多個重大項目帶動中國基建走向世界」,中國經濟網,http://intl.ce.cn/specials/zbjj/201704/20/t20170420_22178871.shtml,檢索日期2018年2月24日。
    「劉莹:俄羅斯外交轉型及其對中俄關係的影響」,鳳凰國際智庫,http://pit.ifeng.com/a/20150928/44749867_0.shtml,檢索日期2018年2月5日。
    劉迪,「歐亞大陸深處多樣性發展大機遇」,中國社會科學網,http://www.cssn.cn/gj/gj_ft/201607/t20160729_3141217.shtml,檢索日期2018年3月25日。
    「歐盟的推手-從世仇到密友的德、法關係初探」,財團法人國家政策研究基金會,https://www.npf.org.tw/2/5003,檢索日期2018年2月4日。
    「歐亞經濟聯盟統一藥品市場5月6日開始運作 」,中華人民共和國商務部,http://www.mofcom.gov.cn/article/i/jyjl/e/201705/20170502572868.shtml,檢索日期2018年3月5日。
    「歐亞經濟聯盟法律體系和框架」,中國經濟網,http://intl.ce.cn/sjjj/qy/201701/16/t20170116_19623705.shtml,檢索日期2018年2月27日。
    「歐亞經濟聯盟同意給予摩爾多瓦觀察員國地位」,新華網,http://www.xinhuanet.com/world/2017-04/15/c_1120813996.htm,檢索日期2018年3月10日。
    「歐亞經濟聯盟擬推動建立電力能源領域的統一市場」,每日頭條,https://kknews.cc/zh-hk/world/lpmjz9.html,檢索日期2018年2月5日。
    「歐亞經濟聯盟統一天然氣市場計畫通過」,每日頭條,https://kknews.cc/world/oy62zn5.html,檢索日期2018年2月5日。
    「歐亞經濟聯盟內尚未形成統一的石油和天然氣市場」,中華人民共和國商務部,http://www.mofcom.gov.cn/article/i/jyjl/e/201801/20180102695492.shtml,檢索日期2018年2月5日。
    「歐亞經濟聯盟『抱團取暖』,什麼樣的機會在等待中國」,搜孤,http://www.sohu.com/a/197343333_130887,檢索日期2018年2月6日。
    「誰識大棋局:布熱津斯基的戰略陰謀」,搜狐,http://www.sohu.com/a/204335035_662051,檢索日期2018年3月14日。
    「學者觀察:習近平訪哈創外訪時間最短紀錄 意義不同㝷常」,中國共產黨新聞網,http://cpc.people.com.cn/xuexi/BIG5/n/2015/0508/c385475-26969652.html,檢索日期2017年9月25日。
    聯合國商品貿易數庫,聯合國網站,https://comtrade.un.org/data/,檢索日期2018年3月21日。
    「豐富中俄合作內涵 推動『一帶一路』與歐亞經濟聯盟建設對接」,人民網,http://world.people.com.cn/n1/2016/0624/c1002-28473761.html,檢索日期2018年4月7日。
    「『雙頭鷹』俄羅斯加速『向東看』,融入亞太」,每日頭條,https://kknews.cc/world/9xxnkxl.html,檢索日期2018年3月25日。
    「關於孔子學院/課堂」,孔子學院總部/國家漢辦,http://www.hanban.edu.cn/confuciousinstitutes/node_10961.htm,檢索日期2018年4月1日。
    「簽了!中國與歐亞經濟聯盟正式簽署經貿合作協定!」,環球網,http://world.huanqiu.com/exclusive/2018-05/12047464.html,檢索日期2018年5月20日。

    英文部分
    一、官方文件
    “2015 NATIONAL SECURITY STRATEGY, ” THE WHITE HOUSE, https://obamawhitehouse.archives.gov/sites/default/files/docs/2015_national_security_strategy_2.pdf. Accessed on March 14, 2018.
    二、書藉
    Brzezinski, Zbigniew, The Grand Chessboard: American Primacy and Its Geostrategic Imperatives ( New York: Basic Books, 1997 ).
    Gill, Indermit & Homi Kharas, An East Asian Renaissance: Ideas for Economic Growth (Washington, D.C.: The World Bank, 2007 ) .
    Galzyev, Sergei & Sergei Tkachuk, “Eurasian economic union: achievements and prospects.” In Eurasian integration- the view from within. ed. Piotr Dutkiewicz & Richard Sakwa. ( NY: Routledge, 2015) .
    Hansen, Valerie, The Silk Road:A New History ( New York: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12) .
    Viner, Jacob, The Customs Union Issue, ( New York: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14 ) .
    三、期刊
    Fallon, Theresa, “The New Silk Road: Xi Jinping's Grand Strategy for Eurasia,” American Foreign Policy Interests, Vol. 37, No. 3 ( July 2015 ) , pp. 140-147.
    Korolev, Alexander, “Bringing Geopolitics Back in: Russia's Foreign Policy and Its Relations with the Post-Soviet Space,” International Studies Review, Vol. 17, No. 2 ( June 2015 ) , pp. 298-312.
    Makocki, Michal and Nicu Popescu, “China and Russia: an Eastern partnership in the making?” ISSUE Chaillot Papers, No. 140 ( December 2016 ) , pp. 39-46.
    Kaczmarski, Marcin, “Two Ways of Influence-building: The Eurasian Economic Union and the One Belt, One Road Initiative,” Europe-Asia Studies, Vol. 69, No. 7 ( September 2017 ) , pp. 1027-1046.
    Khitakhunov, Azimzhan、Bulat Mukhamediyev & Richard Pomfret, “Eurasian Economic Union: present and future perspectives,” Economic Change and Restructuring; Dordrecht, Vol. 50, No.1 (2017) , pp. 59-77.
    Libman, Alexander, “Linking the Silk Road Economic Belt and the Eurasian Economic Union: Mission Impossible?, ” Caucasus International, Vol. 6, No.1 (Summer 2016) , pp. 41-53.
    O’Neal, Molly, “Russia in WTO: Interests, Policy Autonomy, and Deliberations,” Eurasian Geography and Economics, Vol55. No. 4 ( 2014 ), pp. 404-421.
    Popescu, Nicu, “Eurasian Union: the real, the imaginary and the likely.” ISSUE Chaillot Papers, No. 132 ( September 2014 ).
    Sakwa, Richard, “How the Eurasian elites envisage the role of the EEU in global perspective,” European Politics & Society, Vol. 17 , No. S1 ( 2016 ) , pp. 4-22.
    Vilpišauskas, Ramūnas et al., Eurasian Union: a Challenge for the European Union andEastern Partnership Countries. (Vilnius: Public Institution Eastern Europe Studies Centre, 2012 ) , pp.4-41.
    Tarr, David G., “The Eurasian Economic Union among Russia, Belarus, Kazakhstan, Armenia and the Kyrgyz Republic: Can It Succeed Where Its Predecessor Failed?,” Eastern European Economics, Vol. 54, No. 1 ( February 2016 ) , pp. 1-22.
    Zahorka, Hans-Jürgen & Ofelya Sargsyan , “ The Eurasian Customs Union: an alternative to the EU’s Association Agreements?. ” European View, Vol. 13 No. 1 ( June 2014). pp. 89-96
    四、網路資料
    “Article by Prime Minister Vladimir Putin ‘A new integration project for Eurasia: The future in the making’,” Izvestia, https://russiaeu.ru/en/news/article-prime-minister-vladimir-putin-new-integration-project-eurasia-future-making-izvestia-3. Accessed on February 16, 2018.
    “ABOUT EFSD,” Eurasian Fund for Stabilization and Development, https://efsd.eabr.org/en/about/mission_and_resources/. Accessed on March 1, 2018.
    “Berlin Calls for a "One-Europe Policy", ” GERMAN-FOREIGN-POLICY.com, https://www.german-foreign-policy.com/en/news/detail/7382/. Accessed on March 18, 2018.
    “Bank profile,” Eurasian Development Bank, https://eabr.org/en/about/. Accessed on March 1, 2018.
    “Beijing’s Asia Pivot in 2016,” 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 https://www.cfr.org/expert-roundup/beijings-asia-pivot-2016. Accessed on March 23, 2018.
    “China remains Germany's biggest trading partner in 2017,” REUTERS, https://www.reuters.com/article/us-germany-economy-trade/china-remains-germanys-biggest-trading-partner-in-2017-idUSKCN1G5213. Accessed on March 18, 2018.
    Dobbs, Joseph, “The Eurasian Economic Union: A bridge to nowhere?” European Leadership Network, https://www.europeanleadershipnetwork.org/wp-content/uploads/2017/11/The-Eurasian-Economic-Union-A-Bridge-to-Nowhere.pdf. Accessed on February 11, 2018.
    “Europe Once Saw Xi Jinping as a Hedge Against Trump. Not Anymore.,” The New York Times, https://www.nytimes.com/2018/03/04/world/europe/europe-china-xi-trump-trade.html. Accessed on March 18, 2018.
    “EU backs away from trade statement in blow to China's 'modern Silk Road' plan,” The Guardian, https://www.theguardian.com/world/2017/may/15/eu-china-summit-bejing-xi-jinping-belt-and-road. Accessed on January 31, 2018.
    “Economic potential,” Eurasian Economic Commission, http://eec.eaeunion.org/ru/Pages/ses.aspx. Accessed on February 5, 2018.
    “Geopolitics Is Back—and Global Governance Is Out,” The National Interest, http://nationalinterest.org/blog/the-buzz/geopolitics-back%E2%80%94-global-governance-out-12868. Accessed on March 16, 2018.
    “Improvement of EEU-EU Relations: Grab the Chance, While It Is Still There.”Russian International Affairs Council, http://russiancouncil.ru/en/analytics-and-comments/analytics/es-eaes-nadezhda-est-ostalos-ne-upustit-shans/. Access-ed on May 15, 2018.
    “Mulling Kyrgyzstan's Decision To Join The Eurasian Economic Union,” Radio Free Europe Radio Liberty, https://www.rferl.org/a/kyrgyzstan-eurasian-economic-union-debate/27190440.html. Accessed on February 17, 2018.
    “Merchandise trade,” WORDL TRADE ORGANIZATION, https://www.wto.org/english/res_e/statis_e/merch_trade_stat_e.htm. Accessed on March 22, 2018.
    “Official Information,” Eurasian Economic Union, http://www.eaeunion.org/?lang=en#info. Accessed on February 5, 2018.
    “Putin:Soviet collapse a ‘genuine tragedy’,” NBC NEWS, http://www.nbcnews.com/id/7632057/ns/world_news/t/putin-soviet-collapse-genuine-tragedy/. Access-ed on February 16, 2018.
    Rolland, Nadège, “China’s New Silk Road,” The National Bureau of Asian Re-search, http://www.nbr.org/research/activity.aspx?id=531. Accessed on November 5, 2017.
    “Report: Eurasian Economic Union. Facts and Figures (2017) ,” Eurasian Studies, http://greater-europe.org/archives/3351. Accessed on March 5, 2018.
    “Russian Gazprom acquires gas infrastructure in Kyrgyzstan,” Azernews, https://www.azernews.az/region/57463.html. Accessed on March 4, 2018.
    “RTA database”, World Trade Organization, http://rtais.wto.org/UI/PublicMaintainRTAHome.aspx. Accessed on April 8, 2018.
    “The ‘sixteen plus one’ cooperation will take China-EU relations to a new level,” euobserver, https://euobserver.com/stakeholders/131270. Accessed on March 18, 2018.
    “The Geopolitics of the Beijing-Moscow Consensus,” The Diplomat, https://thediplomat.com/2018/01/the-geopolitics-of-the-beijing-moscow-consensus/. Accessed on April 1, 2018.
    “TIMELINE,” Eurasian Economic Union, http://www.eaeunion.org/?lang=en#about-history. Accessed on February 4, 2018.
    “Treaty on the Eurasian Economic Union,” WIPO, http://www.wipo.int/wipolex/zh/treaties/text.jsp?file_id=376938. Accessed on February 27, 2018.
    “There is no economic rationale for bad EU-Russia relations,” WIIW, https://wiiw.ac.at/there-is-no-economic-rationale-for-bad-eu-russia-relations-n-266.html. Accessed on March 4, 2018.
    俄文部分
    一、網路資料
    А. Кнобель, “Евразийский экономический союз:перспективы развития и возможные препятствия, ” Вопросы экономики. NO. 3 (2015), С. 87-108.
    “Внешняя торговля с третьими странами,” Евразийская экономическая комиссия, http://eec.eaeunion.org/ru/act/integr_i_makroec/dep_stat/tradestat/tables/extra/Pages/2017/12.aspx. Accessed on March 10, 2018.
    “Внешняя торговля с третьими странами,” Евразийская экономическая комиссия, http://eec.eaeunion.org/ru/act/integr_i_makroec/dep_stat/tradestat/tables/extra/Pages/2017/12.aspx. Accessed on March 10, 2018.
    Description: 碩士
    國立政治大學
    國家安全與大陸研究碩士在職專班
    105981028
    Source URI: http://thesis.lib.nccu.edu.tw/record/#G0105981028
    Data Type: thesis
    DOI: 10.6814/THE.NCCU.NSMCS.004.2018.F11
    Appears in Collections:[國家安全與大陸研究碩士在職專班] 學位論文

    Files in This Item:

    File SizeFormat
    01.pdf3076KbAdobe PDF0View/Open


    All items in 政大典藏 are protected by copyright, with all rights reserved.


    社群 sharing

    著作權政策宣告
    1.本網站之數位內容為國立政治大學所收錄之機構典藏,無償提供學術研究與公眾教育等公益性使用,惟仍請適度,合理使用本網站之內容,以尊重著作權人之權益。商業上之利用,則請先取得著作權人之授權。
    2.本網站之製作,已盡力防止侵害著作權人之權益,如仍發現本網站之數位內容有侵害著作權人權益情事者,請權利人通知本網站維護人員(nccur@nccu.edu.tw),維護人員將立即採取移除該數位著作等補救措施。
    DSpace Software Copyright © 2002-2004  MIT &  Hewlett-Packard  /   Enhanced by   NTU Library IR team Copyright ©   - Feedback